薄荷三青。

话不投机半句多。

[卡锅]狼人。

国际三禁。

ooc。

随缘短打。

当手里的长矛穿透他的胸膛时,当鲜血流出来流到我手上时,我才知道原来狼人的血液也是有温度的,狼人的血也是红色的。


世俗是什么呢?责任又是什么?



我叫刘世宇,擅长单人作战,武器是长矛。作为猎人,从小我就被灌输一种思想,那就是无论是吸血鬼,女巫还是狼人,都是邪恶的,都是不应该存在的。吸血鬼是依附人血的蛆虫,女巫是擅长蛊惑人心的邪物,狼人是残暴咒虐的野兽。


可洪浩轩不是这样的。他会陪着我,安慰我,作为狼人他还会因看到我受伤而流泪。我知道的。



刘志豪跑了,和那个胖胖的男女巫族一起。


族长的暴怒,族人的煽动。一切那么突然,洪浩轩被发现了。他没有逃走。


你说,他怎么不跑呢。



世俗是界限,是人兽界限,是不被允许的。

责任是任务,是作为猎人的任务,是必须完成的。



我申请完成斩杀他的任务。如果你要死,那么就死在我手里。

红色。鲜血。笑脸。死亡。




我把手贴上玻璃,凉凉的玻璃并不能给我安慰,我感觉到滚烫的血落了下来,和着他的微笑一并灼伤了我的手掌。我知道这是我的幻觉。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人是他。我不留恋,也没有不舍。他说还能再见面的,我相信我们还能再见。


作为猎人,作为人,我怎么能等到他呢。

人不可以,狼人可以。




变成狼人是疼的,我不疼,只是在想那时他怎么能笑得那么好看呢。

END。

[山花]酒酿。

国际三禁。

ooc。

超级短打。无差。


很久没写山花。望喜欢。




白是一个酿酒师。白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超过自己的师傅,成为天下最棒的酿酒师。




魏是他师傅的孩子,他们从下一起长大。无奈,魏对酿酒一向不感兴趣。魏喜欢爬树,喜欢涉水,喜欢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魏喜欢花,他说自己的名字就是一种兰花。于是白也开始喜欢摆弄花,尤其是兰花。




魏喜欢看戏,他说戏台就是人生。于是白也开始喜欢看戏,听多了,那咿咿呀呀也变得有趣了。




魏喜欢台上那个青衣女子,他说她温柔美丽。于是白沉默。




桃花灼灼。“大勋...”







“去提亲吧。”












白这辈子就酿了三坛酒。一坛用于魏娶妻,许他们一生一世一双人。一坛在魏有了儿女,愿魏的儿女健康快乐和幸福。开了最后一坛酒,和魏痛痛快快畅饮。再独留一人世间游,怀念这一生的相思。




只是名为大勋的兰花早就败了,现在人们也不再喜欢那咿咿呀呀。白以冷静自持为傲,现在他痛恨自己的冷静自持,如果当时说出了口。或许一切都不一样。






可惜没如果。




END。


[wink]星星。

国际三禁。

ooc。

超级短打。


好久没写wink组了。愿大家还喜欢。





宇宙是由一堆星星组成的。



邬童是一颗星星。他自转着,绕着星系中心的巨大恒星转着。邬童是颗大行星,他孕育着很多很多东西。一个文明,一个社会,一个世界,一群人。邬童话很多,每天都自言自语。



尹柯是一颗小星星,小到星星上只有一个电灯。他在离星系中心很远的地方运转着。他沉默着沉默着。每日的工作就是开灯关灯。





莫名的引力吸引着尹柯。他脱离了应有的轨道,匀速的,笔直的,向着那个吸引着他的地方前行着。尹柯好似没事儿人一样,日常做着自己的事,星上的灯也一直开开关关,尹柯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星星。




尹柯和邬童终于相遇了。尹柯划过天边,划破空气层,碰撞,天崩地裂。



尹柯消失了?


或许和邬童合二为一了。


END。


[卡锅]保温杯里的红糖姜茶。

国际三禁。

ooc。

随缘短打。

团子猫咪好天气的上辈子。

前文:http://jiran729.lofter.com/post/1ea8b06a_12cf97f04




BGM:毛不易  平凡的一天。






洪浩轩和刘世宇在一起了。




队友们对此并没有什么评价。哦,他们啊,他们早该在一起了。








韩寒在《我所理解的生活》里写过:“人生不是攀爬高山,深潜海沟,它只是在一张标配的单人床上,睡出你的身形。”所幸,刘世宇和洪浩轩可以在一张床上睡出彼此的身形,缠绵的,交错的,分离的,相拥的。






刘世宇喜欢喝可乐。是那种当成水一样的喝。生活饮食不规律导致刘世宇胃并不好。每当这个时候,洪浩轩总会递给他一杯红糖姜茶,用黑色带R的保温杯盛着。







他们在一起好多年了。这些年里他们有争执有呕气,这些年里他们经历了出柜,退役,当教练,彻底离开电竞行业。这些年里他们走过热恋,穿过平淡,挺过七年之痒。可是现在刘世宇越来越不明白,爱情是什么?生活又是什么?





他们卧室的茉莉只开了两朵,香气就随着窗外月亮的光晕染了整个房间。床头桌上放着保温杯,杯子里溢出淡淡姜味儿。洪浩轩躺在床上的一边,戴着黑框眼镜摆弄着手里的手机。刘世宇洗澡后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心里揣着事的刘世宇次日起的很早。所幸出了门,不急不缓的走着,路过早市,买了四个包子,两个胡萝卜的,两个韭菜的。不追不赶,慢慢走回家,时不时和路上出门晨跑的人打声招呼。




回家的路上刘世宇突然想起洪浩轩曾经在采访里说过,希望有一个不大的房子,我不用早起也无需熬夜,爱的人一直在身边,朋友也在身边,晴天比雨天,阳光比白云多,开心的事情永远多于难过的事情。




当时刘世宇唾之以鼻,这不就是虚度年华吗。





现在的刘世宇想,这样的虚度年华,是我想要的生活啊。






开门落锁。碰巧洪浩轩起床。两人相视一笑一起开始吃早餐。一人一个胡萝卜和韭菜的。边吃边聊。




什么是爱呢,刘世宇想,大概是洗澡出来后,在玩手机的爱人会拿起毛巾帮忙擦头发,大概是不喜欢养花的爱人为了自己养了花,大概是保温杯里年复一年的红糖姜茶,还有保温杯外壳上不再发光的R。








我们两袖清风地来世上走一遭,不带来什么也带不走什么,平凡如我们,其实最需要的,是牵挂。







刘世宇在临死前想如果有下辈子,我想做只猫,可以随心所欲, 心情好呢,就卖卖萌喵喵喵,心情不好呢,就亮亮爪子, 不为学业生活烦恼。可以的话呢,就再遇到洪浩轩,他也是只猫,我们做一对快快乐乐的猫。





一辈子这不就过去了。








洪浩轩,我牵挂你。


你是我的牵挂。



END。




[卡锅]团子猫咪好天气。

国际三禁。


ooc。


随缘短打。


非典型卡锅。不喜勿入。


所有的猫都当过人类,


敏感且自尊,独立而庄重,


它们有很多时间专注发呆


也会用尾巴遮住眼睛,


不看这个人间。


————《猫》




我是一只猫。我曾经也是人。我叫刘世宇。上一辈子的我开心疲倦的度过一生。在我的世界里大杀四方,没什么后悔痛苦的回忆。只是在临死前想如果有下辈子,我想做只猫,可以随心所欲, 心情好呢,就卖卖萌喵喵喵,心情不好呢,就亮亮爪子, 不为学业生活烦恼。 如果我的主人烦恼难过的话,我会伸出我的毛爪爪安慰他。



这辈子我果然是只猫。



生活在海边。这里的人都很温柔,我不愁吃喝,闲时去追追海鸥,踏踏海浪。累了就在屋顶上慵懒的晒着太阳。感受温暖了整个世界的暖意。



我没想到洪浩轩这辈子居然还是人。



洪浩轩家住在这个小岛上。屋子临着海。海风吹海浪没。这是一座只要下大雨就会成为海的地方,人进不来也出不去。一切都被海水包围,举目四望,全是水。船也因为涌动的海水而停靠在岸边。似乎只有在这样的日子里,时间是停下来的。我懒懒的爬在洪浩轩背上,看着他垂钓。淋漓的小雨洒在我们身上,洪浩轩小心翼翼的把我转移到他怀里。



我知道他不是洪浩轩。只是有着一样的脸,有着一样的名字。却也一样的善良敏感。



作为一只猫。我有着猫应有的高傲。看着面前的猫粮,我看都不看。跳到桌子上,用爪子按按放着罐头的橱子。看着洪浩轩露出无奈的笑容。给我打开罐头又说只能吃半个罐头哦。每当这个时候洪浩轩才像我的洪浩轩。虽然温柔又在自己的底线上毫不后退。



我陪着洪浩轩度过很多很多的春夏秋冬。看着他从少年变成青年。看着他读书学习考试,他这一生和上辈子一点也不一样。虽然读书很多,却不戴眼镜。不戴眼镜的洪浩轩总是透着一种狠劲儿。想起上辈子他的外号叫狼王。呵,在我刘世宇面前他只能是咖妹。




作为一只七岁的中年猫,我爬在老青年洪浩轩的脑袋上,用我软软的肉垫按着他弯弯的头发。指挥这他按着我的心意收拾着他的婚房。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随后就住进来了。他们几乎没有争吵,相敬如宾。这样的生活,是我们上辈子没法经历的。我给不了他一个家,给不了他一个属于他的孩子。



作为一只十岁的老猫,看着眼前这个软软的小团子也无能为力。上下两辈子加起来好几十岁的我唯一害怕的就是小孩子。小孩子嫩白嫩白的小手抓起我的尾巴就咬。啧,疼。藏在肉垫里的尖爪子也应激性的伸了出来。我刘世宇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小团子笑的可开心。啧,谁让你是洪浩轩的孩子呢。他的孩子我还不能宠着吗。




时间慢慢的过。海上洋流来了又走。我已经很老很老了。小团子也长成大团子了。给我开罐头的任务也就落到了大团子身上。眉眼和洪浩轩一样的大团子像当年他父亲一样,不让我吃一个完整的罐头。



阳光正好。洒在我身上暖洋洋的。我感到我的爪子开始不受我的控制了。我知道我的这辈子结束了。如果有下辈子,希望我们还能在一起。



哦,你问我大团子叫什么啊。大团子叫洪世宇。




上辈子的洪浩轩在临死前想的是 愿我下辈子生在海边渔村里吧。再遇到我的锅老师,我们再养只猫。度过漫长岁月。


END。


[卡锅]掌灯。

国际三禁。

ooc。

随缘短打。

圈地自萌。






“你什么时候最孤独?”           



“黑夜里的光亮由我带来,他们都在前行,都在沉浸于自己的事情里。无人想起我。”










刘世宇是一家大户人家的仆人,他沉默的周转于各类人群之间,做着他分内的工作。若有不同,那便是他比其他仆人多了一份工作。夜间掌灯人。




这家大户人家有一女子,放荡不收敛。常常夜间出行与各种情郎幽会。城里的人无人不知,却也无人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刘世宇只管掌灯。女人很美,美的叫人心惊。看久了却也就那样。刘世宇提着一盏灯,红棕色木制外壳,上雕镂空方竹,内置白色油纸,纸着青墨色山林,四角向上翘起,好似轻轻巧巧的鸟儿的尾巴。这是当今圣上赐给女人的。刘世宇提着这盏灯。






今天女人去的地方是将军府。将军姓洪。









洪浩轩不喜欢那个女人。一点都不喜欢。可他父亲喜欢。今天那个女人又来了。洪浩轩决定也出去。翻墙下去,墙角站着一个人。吓了一跳。被吓到的人瞪大了眼睛,不冷的秋天他却穿的有点厚。眼睛亮亮的,像极了星星。




两个人认识好像没有那么难。相识没有那么难。那相爱呢。




可能在每日夜里的谈天说地,可能是潇潇夜雨里的把酒言欢,可能是星光洒满的屋顶上的无言静默,可能是月色下的绝色。




可是,夜总是黑的。他们的关系总是黑的。作为将军次子的洪浩轩不可能和一个仆人在一起。不可能和一个掌灯人在一起。即使那盏灯是最好的灯。



他们手牵手在黑暗里禹禹前行,摸着青石板,一步一步爬。最好的灯照不亮前行的路,唯有手里的温度是真实的。






可森林是冷寂的,火是热烈的,他们相遇必会盛极一时。结束后也会更加的沉默。刘世宇和洪浩轩是森林的两棵树,他们需要温暖,他们想要热烈的在一起,他们产生火,可是森林不需要火。




森林被烧毁了。三人成虎,一时间整个京城好像都知道了洪将军儿子有断袖之癖,行为不正。人们的言论总会摧毁一个人。刘世宇可以照亮夜里的黑暗,可照不亮被舆论包裹的黑雾。






刘世宇心里有很多前世今生的桥段,总觉得洪浩轩与他是前世相欠。今生又纠缠不清,却也止步于纠缠不清。





“你什么时候最孤独?”



“在人声鼎沸的闹市里。”


“在看到他们相敬如宾时。”




END。














国际三禁。
ooc。
圈地自萌。
随缘短打。

山高水长,又不是诀别。

都会安好。


[卡锅]2008。

[卡锅]2008

国际三禁。

ooc。

日常短打。圈地自萌。

时间线不符现实。





2008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南方雪灾,四川地震,三鹿奶粉,新疆暴乱,北京奥运,神州升空。太多太多的悲痛和欢喜都集中发生在这一年,或许你记不住2007年,记不住2009年,但你一定会记住2008年,因为她承载了太多。




2008年,对于刘世宇来说也很难忘。


2008年,刘世宇大二,就读于北京政法大学,他喜欢自己的舍友洪浩轩。小心翼翼的按住内心的躁动,用高冷的态度对待洪浩轩。刘世宇痛苦且欢喜,沉溺于此却又冷静的分离,恰到好处的调侃,日常欢实的打闹,还有每天一杯的奶茶。


暗恋好似一场华丽盛大的哑剧,我独自在舞台翩翩起飞感动自己,你一无所知,我小心翼翼抒发感情,生怕你怀疑生怕你厌恶,却忘了,我不说,你不知道。



一切的一切好像要结束了。


洪浩轩在网上认识了一个coser,常年喜欢二次元的他很快和她聊的火热。


短信,微信,通话,视频。


刘世宇见证着时间的推移,见证着事情的发展,好像一切顺理成章,洪浩轩谈恋爱了。


知道刘世宇感情的李元浩问他“你不难过么?你不后悔么?”“我有什么可后悔难过的,我和他本来就不可能,再说那个女孩我也知道,是个好女孩。”“你别在这自欺欺人了。”


我不后悔,真的。




2008年,4月28日,凌晨4时41分。从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列车脱轨,造成72人死亡。


刘世宇记得前一天的洪浩轩还兴致勃勃的说要带着自己珍藏的手办去送给他女朋友。刘世宇记得很清楚,清楚到连洪浩轩脸上的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你说,这么好的人意外怎么就找上他了呢。


“李元浩,我后悔了。我后悔没能说出心里话,万一呢,他这么善良万一答应我了呢,或者我让他难过他也不会这么快谈恋爱。”李元浩抱着痛苦不已的刘世宇。无言。


一切的一切已经结束了。



刘世宇做了休学一年的决定,独自去旅行,去洪浩轩说过想去的地方。一站一站,一行一行,替他看大好河山。


刘世宇去了拉萨,看见了红墙白瓦的布达拉宫,层层朝圣者,空气中回荡着佛教圣歌,这里的人们朴实真诚。洁白的哈达在蔚蓝色的天空里飘扬。


下一站。



2008年5月12日,下午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了8.0级特大地震。一时间山崩地裂,大地哭泣。在灾难面前人类实在太渺小了,渺小到尘土扬起就可以淹没一个人。


很奇怪,被埋在石块下的刘世宇并没有那么害怕。甚至有点欣喜,幸好,幸好洪浩轩是凌晨睡梦中走的,不然他该多么疼啊。眼泪哗哗的流下,嘴角却是上扬的。



我好疼啊。洪浩轩,你疼不疼。


一切的一切确实结束了。


END。


[狗明]食物。

国际三禁。

ooc。

日常短打。

都是我编的。


镜子中的人,不瘦,不美丽,不可爱,丑陋,令人厌恶。简自豪看着镜子中的人,心生厌倦,我要减肥。


糖葫芦上的山楂披着金黄色的糖衣像一个个乖宝宝一样呆在竹签上,大红色加上微黄色的糖衣显得很可口,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一点儿白色的亮光。香味扑鼻的烤肉,肥嫩的肉质被烤得外焦里嫩,浓香的汁液包裹在周围,在灯光下泛出柔黄的油光。这些食物在任何一个人眼中都是绝佳的美食。


在简自豪眼中却不是这样。


半碗米饭,八十大卡。一袋牛奶,一百六十大卡。一块西瓜,三百大卡。一块肥肉,五百一十七大卡。热量热量,全是热量。我要减肥。简自豪如此想到。


节食,运动,调整作息,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不仅仅简自豪自己觉着自己瘦了连队员都觉着他瘦了,简自豪觉着很开心,他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


可是真的很想吃美食,就吃一点点不会有事情的吧,简自豪决定吃点好的来犒劳自己,邀请队友们一起恰火锅,炸鸡,小龙虾。一次性吃了好多东西,简自豪很满足,斜靠在椅子上很满足。看着满桌子的狼藉,空盘子叠着空盘子,火锅还冒着热气,空气中还残留着小龙虾的麻辣味道。热量,卡路里,肉,我要瘦。简自豪突然跑到洗手间里疯狂的抠着自己的嗓子。呕吐,天昏地暗,噪音,脏,乱。简自豪听不到身边史森明的尖叫,感受不到周围一切人和物,不停的吐着。



终于,一切归于平静。慢慢缓下来的简自豪看着周围关心他的队友们,握住史森明的手说,我没事,只是有点恶心。乱局结束了,李元浩把简自豪背回基地,史森明帮忙找好了胃药和热水,小心翼翼的喂给他。帮他摘下眼镜掖好被子。轻轻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睡吧。”手在简自豪身上缓缓拍着,像哄孩子一样,待他睡着了。就悄悄的出去了。迎上洪浩轩关切的眼神表示没事了。


黑暗中,简自豪睁开了眼睛。空气中徒留一声叹息。



往后的日子,简自豪好像没有任何的不妥。一切都像原来的样子。即使在史森明面前也是毫无破绽,一切都那么的美好。打打闹闹,比赛休息,口嗨直播。一切都在正轨上,真的是这样么?


简自豪知道,不是的。


疯狂的吃东西,又疯狂的吐出去。比赛失利时是这样,郁闷烦躁时是这样,深夜困苦时是这样,情况越来越严重,简自豪却越来越冷静。好几次史森明都要发现了,却也被安抚了。简自豪好像还是简自豪,只有他自己知道,简自豪快坏掉了。从内里,从心脏开始坏掉。





死亡好像很简单,一把刀足矣。


救护车的声音,严君泽的喊叫,史森明的哭声。简自豪想告诉他别哭。


简自豪那时候根本不觉得他是在自杀。简自豪只觉自己快要解脱了,他要杀死那个一直在折磨他的人。简自豪觉得他的身体早就死了,别人对他说笑话他也会笑,但是不会开心,就像是身体机能控制笑肌上扬而已。那感觉让简自豪觉得他早就不存在了。这样的话不如死掉好了。


苍白色的天花板,透明乳白色的吊瓶,米白色的窗帘,身边小明浅白色的T恤。啧,无趣。简自豪这样想着。


史森明哆哆嗦嗦的问他暴食多久了为什么不告诉他,说着眼泪就要落下来。简自豪费劲的坐起来抱着小明,表示以后自己一定听他话什么都告诉他,和他一起战胜这个病。毕竟爱情可以拯救一切。






爱情可以拯救一切....吗?

谁知道呢。


END。



想说的话:这个梗是在和朋友们聊天时聊到简自豪的那张大脸想起来的。写的其实不是典型性狗明。只是突然有感而发,暴食症在医学上属于进食障碍的一种,但却不同于神经性贪食症,这种病一般会出现在减肥群体中,并且常伴随着抑郁症,文中的史森明一直没有发现不是说不爱他,只是在现实生活中抑郁症患者身边的朋友爱人也不一定可以发现甚至患者自身也不能发现。而结尾的那句话也是我在问,爱情真的可以伟大到治愈病情么?我想是不能的,应该说仅仅有爱是不能的,更需要的或许是耐心,再爱的人或许也会不耐烦。对待抑郁症暴食症这类患者一定要耐心。愿各位减肥的朋友一定注意方法,愿世间再无病魔。